文章查看

当前位置 : 主页 > 曲艺 >
作业帮CEO侯建彬:技术对教育融入还需提升
来源:http://www.frontpanelexpert.com 作者: * 发表时间 : 2018-06-18 07:18 * 浏览 :

  “互联网技术的不断发展,使得在线教育在解决师资不足、教育资源不均衡、推进普惠教育上大有可为。” 5月15日,作业帮创始人兼CEO侯建彬出席“2018年在线教育行业发展峰会”并发表主题《让优质教育触手可及》。教育部在线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于世洁,广东省教育厅副厅长王创,南都报系总裁任天阳,南都报系总编辑、南都教育联盟理事长梅志清等出席了峰会。侯建彬同这些教育专家、学者以及各企业同仁分享了对在线教育的观察和思考,共同探讨在线教育的前景与未来。

  “中国有1.8亿中小学生,但是基础公立学校老师只有约1000万,每个老师对应的学生差不多有100个,另外,全国73%的中小学生分布在三四五六线城市,但绝大多数优秀老师分布在一线城市或者比较发达的二线城市。可以说,“师资不足、地区不均这两大问题构成了行业主要痛点。”侯建彬在会上表示,互联网技术的发展让作业帮在解决上述痛点上正发挥着自己的价值。

  技术是作业帮安身立命的核心,也是其进入在线教育的底气所在。目前作业帮提供的产品包括作业帮一课、拍照搜题、一对一这些产品服务背后应用了大量的新技术,比如OCR(图片搜索)、语义理解、AI(人工智能)、Search、流等。

  以作业帮核心业务作业帮一课为例,技术的驱动使作业帮一课能够满足数十万用户同时学习时享受不卡顿的直播服务。作业帮一课已开设250多种课程,涵盖小、初、高的语数外各个学科,成为一个全品类的课外服务平台。

  在线教育的发展也为因材施提供了“沃土”,作业帮不断通过大数据和AI技术,掌握学生的行为偏好和学习能力,进而把不同课程以不同粒度个性化推荐给不同地区不同水平的学生,力争最大程度上的贴合学生需求,实现因材施教。

  在线教育的蓬勃发展,让整个行业以百舸争流的形势不断向前,但如何规范在线教育,推动教育现代化进程也成为行业需要思考的问题。

  侯建彬结合作业帮的发展经历分享道:“作业帮发展到今天,月活跃用户超过6000万,家长、学生和老师的认可度大幅度提升,作业帮的责任和挑战均越来越大。”

  侯建彬表示,在线教育目前面临两个最重要挑战:一是技术对教育行业的改进和融入还需要提升,二是优秀的老师和教育资源需要更好的拥抱技术。这两个挑战决定了在未来是否有真正适在线学习的产品不断地推出来,赢得市场和用户的认知。对此,作业帮的举措是做重教育。

  在产品、内容、服务上,作业帮不断创新钻研,努力让优质教育资源触手可及。近4%用户是三四线地区公立学校的老师,他们选择在作业帮一课学习,以便更好的提高自身的教学水平。可以看到,作业帮提供的这种服务形式正在切实解决中国教育资源跨地区不均衡的痛点。

  在教育服务上,作业帮则通过不断强化场景感,打破传统在线教育缺乏趣味性的难题,让在线教育回归教育本质。作业帮用“匠心”打造精品内容,力推素质教育,携手哈佛大学博士后苟利军、知名作家郝景芳等名师,为青少年打造各式各样的直播课堂;上线《探秘博物馆》、《谁在收藏中国》等精品国学直播课,以优质有趣的内容,全方位地促进孩子们的发展。

  在线教育行业的持续发力吸引了众多企业鱼贯而来,行业百花齐放的同时,也为线教育企业本身带去了考题:在线教育企业如何才能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在侯建彬认为,所有的企业都具有多重属性,对于教育企业来说,其社会属性远大于商业属性。

  侯建彬认同:“没有个人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每一个企业都需要解决时代的问题,有它的社会责任感。”发展中,作业帮也这样践行着自身的责任:2014年,作业帮发起蒲公英计划,与教育部一起走进新疆、、青海、贵州、甘肃等边远地区,为学生带去更多的教育工具,弥补东西部教育鸿沟;2017年,作业帮与教育部共同启动了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深度融合典型案例的研究课题,旨希望通过互联网推动区域及学校的教育观念、水平、办学能力与特色的提升,促进教师教学和科研水平等专业能力的提高。

  在近期猎豹全球智库发布的《猎豹大数据2018Q1排行榜》中,作业帮继续蝉联在线类APP排行榜榜首,面对成绩,侯建彬很谦卑,“今天在线教育的成绩是技术、互联网、师资等各方面共同努力的结果,未来的还很长,作业帮也期望跟各位一起共同努力。” 侯建彬说。

  他来自云南昭通,和哥哥们一道来西塘打拼。抖音改变了他的生活轨迹,每月数万元的收入或许能改变他的窘迫生活。

  由于小芬存在智力方面的问题,不会说话,更不能生活自理,以至于快满十三岁了,还不得不穿着开裆裤。

  哥哥朱小强和弟弟朱小猛是一对渐冻人兄弟,分别在8岁和10岁时被确诊为“渐冻症”。随着病情恶化,逐渐自理能力。

  这座悬崖秋千长4米,就修建在悬崖边,游客来体验时,将被绑着安全绳的工作人员荡出悬崖,以180度的角度飞出去。

  珍娜与丈夫已经结婚10年,她称自己在网上发布了几张和丈夫的合影后,收到了很多网友的,很多人都在羞辱她的身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