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查看

当前位置 : 主页 > 宠物 >
人狗情未了”何处可安放?
来源:http://www.frontpanelexpert.com 作者: * 发表时间 : 2017-10-20 13:44 * 浏览 :

  “Bear 3年前死后就一直葬在公墓里,我们每年都去看它一次。”5月15日,成都市民张澜和女儿岽岽驾车来到蒲江县城外的一处“宠物公墓”,把牛奶、火腿肠放在Bear的墓碑前。张澜口中的“Bear”,是陪伴了她和家人17年的博美犬。

  “Bear,谢谢你17年的陪伴,我们再做家人!”张澜向记者介绍,这句墓志铭是3年前女儿专门写给Bear的。

  据成都市宠物产业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成都人饲养宠物的数量超百万只,且每年还在不断增加中。按每年8%至10%的死亡率计算,一年至少有10万只宠物尸体待处理。虽然这几年成都出现了不少“宠物公墓”,但以张澜埋葬Bear的“公墓”为例,所掩埋的宠物尸体也不过千具,绝大部分的宠物究竟“魂归何处”?如何处置心爱的宠物尸体,不少网友也都很困惑。

  “其实早在2008年,我就开始在为Bear找墓地了,因为它10岁左右就开始出现老年性癫痫、白内障等病症。”张澜告诉记者,她在网上查到蒲江县城外一处“宠物公墓”的信息,“打电线多元。”“对于我们来说,Bear就是家人,还是希望它有个‘好去处’。”张澜告诉记者,之所以给狗狗起名Bear,是因为丈夫姓熊。Bear在她家的17年中,她先后经历了父母过世、女儿离家赴上海读大学、自己从职场淡出成为家庭主妇……“这期间,Bear一直陪着我度过。”父亲过世后的那段日子,张澜患上了轻微的抑郁症。有一天她坐在沙发上地哭了起来,Bear突然跑过来用小脑袋蹭她的手,那一刻,她突然意识到:陪伴有很多种,Bear给她的,也是一种。

  到了3年前Bear去世前一天,张澜打电话去那家“宠物公墓”预订墓地时,价格已经飞涨到3000多元。“虽然价格超出我的预料,但狗狗断气后我们一家马上就开车把它送了过去。”张澜至今还记得,Bear小小的尸体,连同生前用过的碗、没吃完的狗粮、玩过的毛绒玩具等物品一起,葬在这块不到一平方米的墓地下。

  而成都市民何琼一家与牧羊犬西妹之间的相伴,也令人动容。何琼是一名机械设计师,上班经常忙得不可开交,“但我一回到家,西妹马上就扑过来,用头蹭我,要我摸。”无论白天工作再苦再累,面对西妹热情的“熊抱”,再疲惫的心都会融化。

  何琼的丈夫曾失业在家,情绪一度非常低落。“有的时候心情特别不好,说话有点重,但西妹很懂事地把脑袋一耷,或者一双楚楚可怜的眼睛望着他。”何琼说,如果不是西妹陪伴,丈夫不会那么快走出低谷,他们家也不会那么平顺地渡过。

  去年,西妹因病去世,何琼一家经身边爱狗人士的推荐,把它葬在成都市龙泉驿区的一家“宠物公墓”里,“坟墓很简单,一张相片和一圈白色的栅栏,我们没给它写墓志铭,任何话语都无法表达对它的爱。”

  事实上,Bear和西妹只是“幸运”的极少数。绝大多数宠物死后的去处,可能是被随意丢弃掩埋……“也不知道我们咘咘最后去了哪儿,每次想起都觉得很内疚。”80后宜宾女孩小江,13年前刚来成都工作,一天晚上下班回家的上,看到垃圾桶旁边的纸盒里有只瑟瑟发抖的小狗,觉得挺可怜,便在附近的小卖部买了根火腿肠喂它。“但回家后,脑子里反复出现狗狗的模样,可怜兮兮地看着我,弄得我一个晚上都没睡好。”

  第二天早上6点多,小江就跑到放垃圾桶的地方,小狗一看到她,立刻欢快地跑上前。小江二话没说,抱起小狗就回家。从此,小江的每件衣服上都粘有咘咘的黄毛,“它睡觉一定要挨到我,关在卧室门外就嗷嗷,这个习惯导致我单身了好久。”小江说。

  6年前,小江结婚了。“考虑要备孕,父母逼着我把咘咘送回宜宾老家。”上个月一天早上,小江的父母照例早上带咘咘出去晨跑,回到家之后不久咘咘就死了。“父母怕耽误我工作,直到下午才打电话告诉我,说咘咘的后事已处理好了。”小江说,后来她才知道,父母也不知道该往哪儿埋咘咘,只有把它的尸体扔进了垃圾桶。

  究竟该如何处置心爱的宠物的尸体,不少网友也很困惑。网友“钗钗”说:“我家养的金毛10多岁了,我也在考虑它的后事问题,那么大只狗狗死了总不能扔垃圾桶吧,葬在小区吧,可能既不允许,也会有异味。”网友“大脸猫”则表示:“我不想花几千块钱买墓地埋狗狗,乱扔乱埋又可能会对周边带来污染。可是除了这些‘宠物公墓’,哪里可以提供私人宠物尸体的火化服务呢?”而在网友“浩子”看来,动物死后也应该有基本的,“随意抛弃它们的尸体好像也太了。”

  日前,记者在电脑上输入“成都宠物 墓地”等关键词搜索,便弹出了“金菊花成都宠物墓园”“爱心山庄——成都宠物墓地”“成都牧山宠物墓地”等结果。随即,记者找到“爱心山庄”负责人王女士的联系方式,并以宠物主人的身份致电与其联系,王女士发短信提示:“成雅高速蒲江出口遇见红灯右转一直走7公里即到。”第二天,记者表明身份后,驱车赶往蒲江,在王女士的提示下来回往返几次,都未能找到“爱心山庄”的具体。

  最后,记者找到“爱心山庄”所在林地相关负责人郎东。他告诉记者,“爱心山庄”的经营始于2006年夏天,是成都第一批经营性的“宠物公墓”。他与彭州市民彭成从各自所在地取得了处理动物尸体的许可证。“不过,许可证在2012年已经被蒲江县相关部门取消了。现在我们承包的这几百亩土地主要是私人林业企业,只有一些熟人或老客户的宠物我们还帮着火化和掩埋。”

  为何不注册呢?郎东向记者抱怨:“我们也很困惑,不知道向哪个部门申请注册,更不知道哪个部门在管理宠物殡葬事宜。”

  龙泉驿区一家名叫“金菊花”的“宠物公墓”,记者在其网站上公布的营业执照(副本)上看到,该公司的经营范围则为“批发零售:宠物用品,宠物美容服务”,并非“宠物殡葬”。

  记者致电成都市宠物产业协会获悉,我国确实尚未有专门主管宠物殡葬的部门,也没有法律法规对怎么处理宠物尸体进行明确和规范。

  只要认识到空无的道理,生命就无往而不胜。生命想透了其实与一个晚期癌症病人无异,什么都不必太过,喜欢干点什么事就干点什么事而已。

  “特朗普现象”其实是美国文明进入衰退期以后的一次自救。特朗普和他背后的美国群众,是对内外挑战的应战,是美国文明不甘沉沦的生命活力迸发。而与之对立的建制派,则是的、的。特朗普参选的结果,将决定美国未来是中兴还是就此沉沦。

  中国的科技教育体制需要进一步完善,对这一点大家有广泛共识。完善体制的重要举措之一就是支持年轻人,特别是那些生涯起步不久、相当于国外助理教授时期的年轻科学工作者,以及当代科学研究的主力军:博士后和研究生。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有越来越多国家的与社会党开始不同程度的互相交往、联合斗争。自1982年以来也与社会际和多国社会党建立联系,甚至多次派代表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社会际每隔三年召开一次的国际代表大会。